基础知识

大脑密码系统练习方法

第二节:快速阅读的现状和介绍

发布日期:2018-12-21 18:04
随着人类生活进入信息时代,知识的更替和信息的泛滥呈几何倍数增长。任何人在任何时候都面临着被时代淘汰的危险,危机感和压迫感在与日俱增。无论是在校学生还是走上工作岗位的职员,或者正在寻求创业的有志之士,都已经清楚的意识到,掌握一种快速学习的方法是多么的重要。而人们平常所摄取的信息,有三分之二来源于阅读。所以,无论国内还是国外,关于快速阅读方面的潜能开发如火如荼的开展起来。按照其形式和实现方法,可以做如下划分:
1.全脑快速阅读法:
这是国内最早提出的快速阅读的方法。是国内早期速读研究者,结合日本和韩国的速读技术提出的概念。其出发点是利用右脑的图形识别能力直接识别文字的图形,然后交给左脑的逻辑语言处理中心进行理解。阅读后的记忆也是强调用文字的形象进行回忆以替代以往发音背诵的识记方法。
这种速读理论的提出是快速阅读的一次里程碑,人们开始认识到除了我们平常的阅读方法以外,还有另外一个途径实现阅读过程,而且更加高效。从此时开始,人们在这个理论的指导下,开始进行快速阅读的探索。
这种速读方法的实现,主要依赖以下几个重点来实现:
(1).  眼睛视野的扩大和眼睛灵活度的增加。理论依据是,人阅读时候的眼睛运动是不规则的跳动而不是平滑的移动。所以如果在每次眼睛跳动停止的瞬间,能够摄取更多的字符,那么就打下了快速阅读的物理基础。平常人的每次眼停可以摄取4到5 个字,而经过训练的人理论上可以摄取一整行大约30几个字,甚至可以同时摄取数行文字。同时提高眼睛的移动速度,使眼睛摄取文字的频率增加,做到快速阅读文字。
(2).  快速理解的实现:即人们阅读的时候,可以不经过嘴巴,或者大脑的发音来理解文字,也就是可以绕过语言中枢的活动,经由眼睛直接识别文字符号交给右脑,经过右脑处理后直接交给左脑进行理解,即由“眼-脑-发音-理解”的途径编成“眼-脑”的直接通路,实现所谓的“眼脑直映”。这样,就摆脱了逐字发音的限制,使一目一行乃至一目十行的实现成为可能。
(3).  快速记忆的实现:阅读之后的回忆过程,从逐字发音的“背诵”式复述回忆,改成直接回忆文字形象甚至书页形象的右脑式回忆。理论上来讲,可以瞬间回忆数行,甚至整页的文字内容,从而实现阅读之后的“过目不忘”。
这种“全脑速读”的方法,和国外的“speed reading” 基本上是同样的原理,是目前快速阅读的主流方法。但是,无论国内还是国外,虽然经过了十几年的培训班,软件等训练形式的更替,但是并没有非常见效的训练方法出现。究其原因,主要障碍体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首先,眼睛的灵活度锻炼相对比较简单,但是视野的扩大却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虽然目前国内外的速读软件和课程,都有“视野扩大”这一项,但是并没有实现每个眼停获得大幅清晰视野的有效方法。虽然经由训练似乎可以实现“一目一行”甚至“一目多行”,但是只是注意力的扩大,也就是主观意识上“注意”到了这些文字,但是并不能同时看清。这成了速读水平提高的一个巨大障碍。纵观国内外目前可以见到的软件,都没有很好的解决这个问题。
第二,快速理解的问题:在这种方法下实现快速理解,必须经由“眼脑直映”的无声阅读法。关于无声阅读的训练同样提出了很多方法,例如节奏敲打法,哼唱歌曲,口中默念无关文字,速度冲击等等,但是没有一个能真正的实现“眼脑直映”,脑中发音成了速读练习者的一个魔咒,无论如何也无法祛除。而脑中发音的存在,成了快速理解中的一个很大的障碍,就像吃米饭的时候,总是吃到砂子。另外一个问题,就是阅读理解困难书籍的时候,大脑的思维不能跟上,好像“眼脑直映”之后,映进来的东西大脑没有办法进一步加工,这成了速读提高的另外一个巨大障碍。
第三,关于快速记忆,不经过透彻理解的记忆是非常困难的,而没有实现真正的“眼脑直映”的快速阅读法通常不能获得良好的理解效果,所以谈不上精确记忆。至于所谓的“右脑形象记忆”也只是成为了理论上的可能。
正是由于以上的这些障碍,使得满怀希望的速读练习者心灰意冷,一边喊着“速读”是骗子,一边望着花高价买来的速读软件和教程叹气而心有不甘。于是,一些速读研究者在研究无果的情况下,转向了另外的途径:
2.  影像阅读法:
通过潜意识阅读,用特殊的“摄像焦点”的用眼方法,把一页页的书籍直接输入潜意识,通过潜意识的处理后,再通过活化提取出来。据说这是一种非常高效的阅读方法,对于一般人来讲,似乎入门很容易。所以,在国内一经翻译出版,就引来无数的追随者。但是,真正达到作者在著作中所说的那种效果的,也不是简简单单就可以实现的。根据我们对于国内论坛的追踪,发现真正影像阅读法有所成效的只有几个人,而绝大多数的练习者似乎并没有得到实质性的进展。为此,我们来看“维基百科(wikipedia) ”中的描述:
In January 2000 Danielle S. McNamara submitted a preliminary report to the NASA Ames Research Center on photoreading. McNamara enrolled in a PhotoReading workshop under the tutelage of a photoreading expert trained by Paul Scheele. In three years this expert had trained over 150 individuals in PhotoReading. The trainee spent two months learning the PhotoReading technique. The two participants were "(a) the PhotoReading trainee who participated in a two-day photoreading workshop, and (b) the expert who provided the PhotoReading workshop." (McNamara 4).
(2000年1月达尼埃尔麦克纳马拉向美国航天局艾姆斯研究中心提交了一份关于photoreading的初步报告。麦克纳马拉曾就读于一个photoreading 培训班,由保罗.席利亲自培训出来的专家监护指导。这个专家在过去的三年中已经培养了近150个人学习photoreading,培训期为两个月,用来学习photoreading的技术。两名参与者,一名是参加了一个两天photoreading的学员(a),一个是提供培训的专家(b)。
McNamara first conducted five baseline tests to measure ordinary reading speeds and comprehension. Then, she administered five similar tests after using the PhotoReading technique. These tests included the Nelson Reading Comprehension Test and the Verbal Reasoning section of the Medical College Admission Test (MCAT). The study investigated fact-based tests since "PhotoReading has been claimed to be particularly effective for this type of text" (McNamara 5). Subject matter included physiology, perception, and biology. A single idea or sentence within each text formed the basis for each question. According to McNamara "The information in the text that is targeted by the question generally requires little prior knowledge and little active processing of the text to understand" (McNamara 6). In other words, these were relatively straightforward, factual questions.
麦克纳马拉首先进行了5次基准测试,以衡量一般阅读速度和理解能力。 然后,在应用photoreading技巧以后,她又进行了5个相类似的测试。 这些测试包括尼尔森阅读理解测试和医学院入学测试(MCAT)的文字推理测试,这项研究调查的事实依据是因为“PhotoReading曾经一直声称对于这种类型的文本特别有效”(McNamara 5)。 题材包括生理,认知和生物学。每个问题的(答案的)基础都来源于每个文本中的单一的概念和句子。据麦克纳马拉说: “在文本中每个问题所针对的信息一般很少要求先前具有相关的知识,也并不要求需要特殊的思维进行处理才能够理解”(McNamara 6)。 换言之,这些都是相对简单的,基于事实的问题
The results of the study generally indicate that PhotoReading and normal reading require a similar amount of time to complete. In one test, the expert answered 37 of 38 questions correctly after normal reading, and took 19.43 minutes to complete the task. Then the expert took a similar test after PhotoReading the passage, and answered 38 out of 38 questions correctly in a time of 18.13 minutes. McNamara took the same test and scored a 92% both times; photoreading took 21.30 minutes whereas regular reading took 15.80 minutes. These results do not support Scheele's 25,000 words per minute claims.
研究结果表明,用photoreading和普通的阅读方法都需要几乎相同的时间来完成测试。 在一次试验中,专家在普通阅读后,正确回答了38个问题中的37个,完成任务用时19.43分钟。 然后,专家采用photoreading阅读了这个章节,并进行了类似的测试,在18.13分钟内正确回答了38个问题。 麦克纳马拉采取了同样的测试,记录了92%的对比数据; photoreading用了21.30分钟,而普通阅读用了15.80分钟。 这些结果不支持席利每分钟25000字的声明。
In a text about perception, the expert read normally and finished the text in 8.82 minutes and answered three questions of eight correctly. Then, the expert "photoread" the text in 0.87 minutes and proceeded to read the text for another 8.12 minutes before finishing. After photoreading, the expert scored one out of eight questions correctly. These results do not support Scheele's assertions that Photoreading helps one study faster and with greater comprehension than with ordinary reading techniques.
在有关知觉的文本中,通常专家阅读和成品8.82分钟文本,并回答了三个问题8正确。专家用普通阅读法用时8.82分钟阅读完文本,并正确回答了8个问题中的三个。然后,专家用0.87分钟“影像阅读”了文本,并在结束之前用另外的8.12分钟进一步阅读了文章。 经过photoreading,专家正确回答了8个问题中的一个。 这些结果不支持希尔的说法是Photoreading一项研究有助于更快更比普通阅读技巧的理解。这些结果并不支持席利关于photoreading能够阅读的更快而且同时具有比普通阅读更高理解率的说法。
In conclusion, McNamara noted that "In terms of words per minute (wpm) spent reading, there was no difference between normal reading (M = 114 wpm) and PhotoReading (M=112 wpm)" (10). In an attempt to explain the appeal of PhotoReading for some individuals, McNamara stated "One aspect of the PhotoReading technique is that it leaves the reader with a false sense of confidence."
总之,麦克纳马拉指出,“在每分钟阅读字数(wpm)这个问题上,普通阅读(M = 114 wpm)和PhotoReading(M=112 wpm) 之间并没有显著的差异。”(10)。 在试图解释PhotoReading某些个别人具有的效果和吸引力,麦克纳马拉说:“PhotoReading技术的一个方面是,它给了读者一个虚假的自信“。(以上翻译仅供参考,英文好的朋友尽可能看原文)。
以上是国外人自己针对影像阅读法的调查研究,虽然仅凭这一个研究数据也许并不能说明什么,但是它总比我们国内某些人的“我用影像阅读取得了什么什么效果”,或者“影像阅读什么用也没有”等等的泛泛的说法要有说服力。至于影像阅读法的效果究竟怎么样,建议读者朋友多看一些国外的资料,以增加分辨能力。
3.  波动速读法:
这是日本人七田真提出的一种基于右脑开发的快速阅读法,号称能够以“波”的速度用右脑吸取文字信息,并如同“照相”一般的把文本记忆下来。而关于波动速读法,在我国可以见到的资料仅仅有“超右脑波动速读法”这一本书,以及七田真其他的诸如“超右脑照相记忆法”, “超右脑英语学习法”等相关的著作。所以,对于我们练习者来说,属于“先天不足”。也许是因为书中所描述的境界实在是吸引人,或者是国内教育体制的重压,很多痴心者(包括笔者)进行了长时间的探索与尝试,甚至成立了相关的网站,论坛来共同学习,讨论。在这些练习者中,不乏取得一定成效者(虽然距离七田真所描述的境界还相差很远),但是更多的人是没有进展,半途而废。
作为一个长时间练习七田真波动速读法的人的一家之言,我们虽然对七田真关于右脑的超能力论述不敢妄加评论,但是他的右脑对于阅读,记忆的作用的论述是十分正确的,右脑得到开发以后,对于阅读,记忆而言可以得到质的提升。对于一些朋友练习速读到某个阶段而无法突破的情况,大部分都是在右脑的利用上出现了问题。据说,著有《奇迹的超级速读法》的加古德次,晚年因为不能在速读领域取得进一步的进展而困惑不已,某些程度上就是因为右脑的原因。而七田真所提出的一系列的右脑开发方法,个人认为从训练难度和实际效果来讲,并不是适合所有人。当然,也许是因为我们目前关于波动速读的资料短缺的限制。在brainpassword的速读高级训练(brainpassword.com)中,我们冒昧的提出了一些关于七田真训练方法的改进策略,可望将其训练难度大大的降低,同时实现七田真所描述的效果。
另外,关于快速阅读法,我们所能见到的还有加古德次的《奇迹的超级速读法》,这个属于早期的训练方法,根据其训练原理,我们把它归类到“全脑速读”中。
作者:网站管理员
浏览次数:51

分享到:

第二节:快速阅读的现状和介绍

发布日期:2018-12-21 18:04
随着人类生活进入信息时代,知识的更替和信息的泛滥呈几何倍数增长。任何人在任何时候都面临着被时代淘汰的危险,危机感和压迫感在与日俱增。无论是在校学生还是走上工作岗位的职员,或者正在寻求创业的有志之士,都已经清楚的意识到,掌握一种快速学习的方法是多么的重要。而人们平常所摄取的信息,有三分之二来源于阅读。所以,无论国内还是国外,关于快速阅读方面的潜能开发如火如荼的开展起来。按照其形式和实现方法,可以做如下划分:
1.全脑快速阅读法:
这是国内最早提出的快速阅读的方法。是国内早期速读研究者,结合日本和韩国的速读技术提出的概念。其出发点是利用右脑的图形识别能力直接识别文字的图形,然后交给左脑的逻辑语言处理中心进行理解。阅读后的记忆也是强调用文字的形象进行回忆以替代以往发音背诵的识记方法。
这种速读理论的提出是快速阅读的一次里程碑,人们开始认识到除了我们平常的阅读方法以外,还有另外一个途径实现阅读过程,而且更加高效。从此时开始,人们在这个理论的指导下,开始进行快速阅读的探索。
这种速读方法的实现,主要依赖以下几个重点来实现:
(1).  眼睛视野的扩大和眼睛灵活度的增加。理论依据是,人阅读时候的眼睛运动是不规则的跳动而不是平滑的移动。所以如果在每次眼睛跳动停止的瞬间,能够摄取更多的字符,那么就打下了快速阅读的物理基础。平常人的每次眼停可以摄取4到5 个字,而经过训练的人理论上可以摄取一整行大约30几个字,甚至可以同时摄取数行文字。同时提高眼睛的移动速度,使眼睛摄取文字的频率增加,做到快速阅读文字。
(2).  快速理解的实现:即人们阅读的时候,可以不经过嘴巴,或者大脑的发音来理解文字,也就是可以绕过语言中枢的活动,经由眼睛直接识别文字符号交给右脑,经过右脑处理后直接交给左脑进行理解,即由“眼-脑-发音-理解”的途径编成“眼-脑”的直接通路,实现所谓的“眼脑直映”。这样,就摆脱了逐字发音的限制,使一目一行乃至一目十行的实现成为可能。
(3).  快速记忆的实现:阅读之后的回忆过程,从逐字发音的“背诵”式复述回忆,改成直接回忆文字形象甚至书页形象的右脑式回忆。理论上来讲,可以瞬间回忆数行,甚至整页的文字内容,从而实现阅读之后的“过目不忘”。
这种“全脑速读”的方法,和国外的“speed reading” 基本上是同样的原理,是目前快速阅读的主流方法。但是,无论国内还是国外,虽然经过了十几年的培训班,软件等训练形式的更替,但是并没有非常见效的训练方法出现。究其原因,主要障碍体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首先,眼睛的灵活度锻炼相对比较简单,但是视野的扩大却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虽然目前国内外的速读软件和课程,都有“视野扩大”这一项,但是并没有实现每个眼停获得大幅清晰视野的有效方法。虽然经由训练似乎可以实现“一目一行”甚至“一目多行”,但是只是注意力的扩大,也就是主观意识上“注意”到了这些文字,但是并不能同时看清。这成了速读水平提高的一个巨大障碍。纵观国内外目前可以见到的软件,都没有很好的解决这个问题。
第二,快速理解的问题:在这种方法下实现快速理解,必须经由“眼脑直映”的无声阅读法。关于无声阅读的训练同样提出了很多方法,例如节奏敲打法,哼唱歌曲,口中默念无关文字,速度冲击等等,但是没有一个能真正的实现“眼脑直映”,脑中发音成了速读练习者的一个魔咒,无论如何也无法祛除。而脑中发音的存在,成了快速理解中的一个很大的障碍,就像吃米饭的时候,总是吃到砂子。另外一个问题,就是阅读理解困难书籍的时候,大脑的思维不能跟上,好像“眼脑直映”之后,映进来的东西大脑没有办法进一步加工,这成了速读提高的另外一个巨大障碍。
第三,关于快速记忆,不经过透彻理解的记忆是非常困难的,而没有实现真正的“眼脑直映”的快速阅读法通常不能获得良好的理解效果,所以谈不上精确记忆。至于所谓的“右脑形象记忆”也只是成为了理论上的可能。
正是由于以上的这些障碍,使得满怀希望的速读练习者心灰意冷,一边喊着“速读”是骗子,一边望着花高价买来的速读软件和教程叹气而心有不甘。于是,一些速读研究者在研究无果的情况下,转向了另外的途径:
2.  影像阅读法:
通过潜意识阅读,用特殊的“摄像焦点”的用眼方法,把一页页的书籍直接输入潜意识,通过潜意识的处理后,再通过活化提取出来。据说这是一种非常高效的阅读方法,对于一般人来讲,似乎入门很容易。所以,在国内一经翻译出版,就引来无数的追随者。但是,真正达到作者在著作中所说的那种效果的,也不是简简单单就可以实现的。根据我们对于国内论坛的追踪,发现真正影像阅读法有所成效的只有几个人,而绝大多数的练习者似乎并没有得到实质性的进展。为此,我们来看“维基百科(wikipedia) ”中的描述:
In January 2000 Danielle S. McNamara submitted a preliminary report to the NASA Ames Research Center on photoreading. McNamara enrolled in a PhotoReading workshop under the tutelage of a photoreading expert trained by Paul Scheele. In three years this expert had trained over 150 individuals in PhotoReading. The trainee spent two months learning the PhotoReading technique. The two participants were "(a) the PhotoReading trainee who participated in a two-day photoreading workshop, and (b) the expert who provided the PhotoReading workshop." (McNamara 4).
(2000年1月达尼埃尔麦克纳马拉向美国航天局艾姆斯研究中心提交了一份关于photoreading的初步报告。麦克纳马拉曾就读于一个photoreading 培训班,由保罗.席利亲自培训出来的专家监护指导。这个专家在过去的三年中已经培养了近150个人学习photoreading,培训期为两个月,用来学习photoreading的技术。两名参与者,一名是参加了一个两天photoreading的学员(a),一个是提供培训的专家(b)。
McNamara first conducted five baseline tests to measure ordinary reading speeds and comprehension. Then, she administered five similar tests after using the PhotoReading technique. These tests included the Nelson Reading Comprehension Test and the Verbal Reasoning section of the Medical College Admission Test (MCAT). The study investigated fact-based tests since "PhotoReading has been claimed to be particularly effective for this type of text" (McNamara 5). Subject matter included physiology, perception, and biology. A single idea or sentence within each text formed the basis for each question. According to McNamara "The information in the text that is targeted by the question generally requires little prior knowledge and little active processing of the text to understand" (McNamara 6). In other words, these were relatively straightforward, factual questions.
麦克纳马拉首先进行了5次基准测试,以衡量一般阅读速度和理解能力。 然后,在应用photoreading技巧以后,她又进行了5个相类似的测试。 这些测试包括尼尔森阅读理解测试和医学院入学测试(MCAT)的文字推理测试,这项研究调查的事实依据是因为“PhotoReading曾经一直声称对于这种类型的文本特别有效”(McNamara 5)。 题材包括生理,认知和生物学。每个问题的(答案的)基础都来源于每个文本中的单一的概念和句子。据麦克纳马拉说: “在文本中每个问题所针对的信息一般很少要求先前具有相关的知识,也并不要求需要特殊的思维进行处理才能够理解”(McNamara 6)。 换言之,这些都是相对简单的,基于事实的问题
The results of the study generally indicate that PhotoReading and normal reading require a similar amount of time to complete. In one test, the expert answered 37 of 38 questions correctly after normal reading, and took 19.43 minutes to complete the task. Then the expert took a similar test after PhotoReading the passage, and answered 38 out of 38 questions correctly in a time of 18.13 minutes. McNamara took the same test and scored a 92% both times; photoreading took 21.30 minutes whereas regular reading took 15.80 minutes. These results do not support Scheele's 25,000 words per minute claims.
研究结果表明,用photoreading和普通的阅读方法都需要几乎相同的时间来完成测试。 在一次试验中,专家在普通阅读后,正确回答了38个问题中的37个,完成任务用时19.43分钟。 然后,专家采用photoreading阅读了这个章节,并进行了类似的测试,在18.13分钟内正确回答了38个问题。 麦克纳马拉采取了同样的测试,记录了92%的对比数据; photoreading用了21.30分钟,而普通阅读用了15.80分钟。 这些结果不支持席利每分钟25000字的声明。
In a text about perception, the expert read normally and finished the text in 8.82 minutes and answered three questions of eight correctly. Then, the expert "photoread" the text in 0.87 minutes and proceeded to read the text for another 8.12 minutes before finishing. After photoreading, the expert scored one out of eight questions correctly. These results do not support Scheele's assertions that Photoreading helps one study faster and with greater comprehension than with ordinary reading techniques.
在有关知觉的文本中,通常专家阅读和成品8.82分钟文本,并回答了三个问题8正确。专家用普通阅读法用时8.82分钟阅读完文本,并正确回答了8个问题中的三个。然后,专家用0.87分钟“影像阅读”了文本,并在结束之前用另外的8.12分钟进一步阅读了文章。 经过photoreading,专家正确回答了8个问题中的一个。 这些结果不支持希尔的说法是Photoreading一项研究有助于更快更比普通阅读技巧的理解。这些结果并不支持席利关于photoreading能够阅读的更快而且同时具有比普通阅读更高理解率的说法。
In conclusion, McNamara noted that "In terms of words per minute (wpm) spent reading, there was no difference between normal reading (M = 114 wpm) and PhotoReading (M=112 wpm)" (10). In an attempt to explain the appeal of PhotoReading for some individuals, McNamara stated "One aspect of the PhotoReading technique is that it leaves the reader with a false sense of confidence."
总之,麦克纳马拉指出,“在每分钟阅读字数(wpm)这个问题上,普通阅读(M = 114 wpm)和PhotoReading(M=112 wpm) 之间并没有显著的差异。”(10)。 在试图解释PhotoReading某些个别人具有的效果和吸引力,麦克纳马拉说:“PhotoReading技术的一个方面是,它给了读者一个虚假的自信“。(以上翻译仅供参考,英文好的朋友尽可能看原文)。
以上是国外人自己针对影像阅读法的调查研究,虽然仅凭这一个研究数据也许并不能说明什么,但是它总比我们国内某些人的“我用影像阅读取得了什么什么效果”,或者“影像阅读什么用也没有”等等的泛泛的说法要有说服力。至于影像阅读法的效果究竟怎么样,建议读者朋友多看一些国外的资料,以增加分辨能力。
3.  波动速读法:
这是日本人七田真提出的一种基于右脑开发的快速阅读法,号称能够以“波”的速度用右脑吸取文字信息,并如同“照相”一般的把文本记忆下来。而关于波动速读法,在我国可以见到的资料仅仅有“超右脑波动速读法”这一本书,以及七田真其他的诸如“超右脑照相记忆法”, “超右脑英语学习法”等相关的著作。所以,对于我们练习者来说,属于“先天不足”。也许是因为书中所描述的境界实在是吸引人,或者是国内教育体制的重压,很多痴心者(包括笔者)进行了长时间的探索与尝试,甚至成立了相关的网站,论坛来共同学习,讨论。在这些练习者中,不乏取得一定成效者(虽然距离七田真所描述的境界还相差很远),但是更多的人是没有进展,半途而废。
作为一个长时间练习七田真波动速读法的人的一家之言,我们虽然对七田真关于右脑的超能力论述不敢妄加评论,但是他的右脑对于阅读,记忆的作用的论述是十分正确的,右脑得到开发以后,对于阅读,记忆而言可以得到质的提升。对于一些朋友练习速读到某个阶段而无法突破的情况,大部分都是在右脑的利用上出现了问题。据说,著有《奇迹的超级速读法》的加古德次,晚年因为不能在速读领域取得进一步的进展而困惑不已,某些程度上就是因为右脑的原因。而七田真所提出的一系列的右脑开发方法,个人认为从训练难度和实际效果来讲,并不是适合所有人。当然,也许是因为我们目前关于波动速读的资料短缺的限制。在brainpassword的速读高级训练(brainpassword.com)中,我们冒昧的提出了一些关于七田真训练方法的改进策略,可望将其训练难度大大的降低,同时实现七田真所描述的效果。
另外,关于快速阅读法,我们所能见到的还有加古德次的《奇迹的超级速读法》,这个属于早期的训练方法,根据其训练原理,我们把它归类到“全脑速读”中。
作者:网站管理员
浏览次数:51

分享到:

基础知识

大脑密码系统练习方法

第二节:快速阅读的现状和介绍

发布日期:2018-12-21 18:04
随着人类生活进入信息时代,知识的更替和信息的泛滥呈几何倍数增长。任何人在任何时候都面临着被时代淘汰的危险,危机感和压迫感在与日俱增。无论是在校学生还是走上工作岗位的职员,或者正在寻求创业的有志之士,都已经清楚的意识到,掌握一种快速学习的方法是多么的重要。而人们平常所摄取的信息,有三分之二来源于阅读。所以,无论国内还是国外,关于快速阅读方面的潜能开发如火如荼的开展起来。按照其形式和实现方法,可以做如下划分:
1.全脑快速阅读法:
这是国内最早提出的快速阅读的方法。是国内早期速读研究者,结合日本和韩国的速读技术提出的概念。其出发点是利用右脑的图形识别能力直接识别文字的图形,然后交给左脑的逻辑语言处理中心进行理解。阅读后的记忆也是强调用文字的形象进行回忆以替代以往发音背诵的识记方法。
这种速读理论的提出是快速阅读的一次里程碑,人们开始认识到除了我们平常的阅读方法以外,还有另外一个途径实现阅读过程,而且更加高效。从此时开始,人们在这个理论的指导下,开始进行快速阅读的探索。
这种速读方法的实现,主要依赖以下几个重点来实现:
(1).  眼睛视野的扩大和眼睛灵活度的增加。理论依据是,人阅读时候的眼睛运动是不规则的跳动而不是平滑的移动。所以如果在每次眼睛跳动停止的瞬间,能够摄取更多的字符,那么就打下了快速阅读的物理基础。平常人的每次眼停可以摄取4到5 个字,而经过训练的人理论上可以摄取一整行大约30几个字,甚至可以同时摄取数行文字。同时提高眼睛的移动速度,使眼睛摄取文字的频率增加,做到快速阅读文字。
(2).  快速理解的实现:即人们阅读的时候,可以不经过嘴巴,或者大脑的发音来理解文字,也就是可以绕过语言中枢的活动,经由眼睛直接识别文字符号交给右脑,经过右脑处理后直接交给左脑进行理解,即由“眼-脑-发音-理解”的途径编成“眼-脑”的直接通路,实现所谓的“眼脑直映”。这样,就摆脱了逐字发音的限制,使一目一行乃至一目十行的实现成为可能。
(3).  快速记忆的实现:阅读之后的回忆过程,从逐字发音的“背诵”式复述回忆,改成直接回忆文字形象甚至书页形象的右脑式回忆。理论上来讲,可以瞬间回忆数行,甚至整页的文字内容,从而实现阅读之后的“过目不忘”。
这种“全脑速读”的方法,和国外的“speed reading” 基本上是同样的原理,是目前快速阅读的主流方法。但是,无论国内还是国外,虽然经过了十几年的培训班,软件等训练形式的更替,但是并没有非常见效的训练方法出现。究其原因,主要障碍体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首先,眼睛的灵活度锻炼相对比较简单,但是视野的扩大却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虽然目前国内外的速读软件和课程,都有“视野扩大”这一项,但是并没有实现每个眼停获得大幅清晰视野的有效方法。虽然经由训练似乎可以实现“一目一行”甚至“一目多行”,但是只是注意力的扩大,也就是主观意识上“注意”到了这些文字,但是并不能同时看清。这成了速读水平提高的一个巨大障碍。纵观国内外目前可以见到的软件,都没有很好的解决这个问题。
第二,快速理解的问题:在这种方法下实现快速理解,必须经由“眼脑直映”的无声阅读法。关于无声阅读的训练同样提出了很多方法,例如节奏敲打法,哼唱歌曲,口中默念无关文字,速度冲击等等,但是没有一个能真正的实现“眼脑直映”,脑中发音成了速读练习者的一个魔咒,无论如何也无法祛除。而脑中发音的存在,成了快速理解中的一个很大的障碍,就像吃米饭的时候,总是吃到砂子。另外一个问题,就是阅读理解困难书籍的时候,大脑的思维不能跟上,好像“眼脑直映”之后,映进来的东西大脑没有办法进一步加工,这成了速读提高的另外一个巨大障碍。
第三,关于快速记忆,不经过透彻理解的记忆是非常困难的,而没有实现真正的“眼脑直映”的快速阅读法通常不能获得良好的理解效果,所以谈不上精确记忆。至于所谓的“右脑形象记忆”也只是成为了理论上的可能。
正是由于以上的这些障碍,使得满怀希望的速读练习者心灰意冷,一边喊着“速读”是骗子,一边望着花高价买来的速读软件和教程叹气而心有不甘。于是,一些速读研究者在研究无果的情况下,转向了另外的途径:
2.  影像阅读法:
通过潜意识阅读,用特殊的“摄像焦点”的用眼方法,把一页页的书籍直接输入潜意识,通过潜意识的处理后,再通过活化提取出来。据说这是一种非常高效的阅读方法,对于一般人来讲,似乎入门很容易。所以,在国内一经翻译出版,就引来无数的追随者。但是,真正达到作者在著作中所说的那种效果的,也不是简简单单就可以实现的。根据我们对于国内论坛的追踪,发现真正影像阅读法有所成效的只有几个人,而绝大多数的练习者似乎并没有得到实质性的进展。为此,我们来看“维基百科(wikipedia) ”中的描述:
In January 2000 Danielle S. McNamara submitted a preliminary report to the NASA Ames Research Center on photoreading. McNamara enrolled in a PhotoReading workshop under the tutelage of a photoreading expert trained by Paul Scheele. In three years this expert had trained over 150 individuals in PhotoReading. The trainee spent two months learning the PhotoReading technique. The two participants were "(a) the PhotoReading trainee who participated in a two-day photoreading workshop, and (b) the expert who provided the PhotoReading workshop." (McNamara 4).
(2000年1月达尼埃尔麦克纳马拉向美国航天局艾姆斯研究中心提交了一份关于photoreading的初步报告。麦克纳马拉曾就读于一个photoreading 培训班,由保罗.席利亲自培训出来的专家监护指导。这个专家在过去的三年中已经培养了近150个人学习photoreading,培训期为两个月,用来学习photoreading的技术。两名参与者,一名是参加了一个两天photoreading的学员(a),一个是提供培训的专家(b)。
McNamara first conducted five baseline tests to measure ordinary reading speeds and comprehension. Then, she administered five similar tests after using the PhotoReading technique. These tests included the Nelson Reading Comprehension Test and the Verbal Reasoning section of the Medical College Admission Test (MCAT). The study investigated fact-based tests since "PhotoReading has been claimed to be particularly effective for this type of text" (McNamara 5). Subject matter included physiology, perception, and biology. A single idea or sentence within each text formed the basis for each question. According to McNamara "The information in the text that is targeted by the question generally requires little prior knowledge and little active processing of the text to understand" (McNamara 6). In other words, these were relatively straightforward, factual questions.
麦克纳马拉首先进行了5次基准测试,以衡量一般阅读速度和理解能力。 然后,在应用photoreading技巧以后,她又进行了5个相类似的测试。 这些测试包括尼尔森阅读理解测试和医学院入学测试(MCAT)的文字推理测试,这项研究调查的事实依据是因为“PhotoReading曾经一直声称对于这种类型的文本特别有效”(McNamara 5)。 题材包括生理,认知和生物学。每个问题的(答案的)基础都来源于每个文本中的单一的概念和句子。据麦克纳马拉说: “在文本中每个问题所针对的信息一般很少要求先前具有相关的知识,也并不要求需要特殊的思维进行处理才能够理解”(McNamara 6)。 换言之,这些都是相对简单的,基于事实的问题
The results of the study generally indicate that PhotoReading and normal reading require a similar amount of time to complete. In one test, the expert answered 37 of 38 questions correctly after normal reading, and took 19.43 minutes to complete the task. Then the expert took a similar test after PhotoReading the passage, and answered 38 out of 38 questions correctly in a time of 18.13 minutes. McNamara took the same test and scored a 92% both times; photoreading took 21.30 minutes whereas regular reading took 15.80 minutes. These results do not support Scheele's 25,000 words per minute claims.
研究结果表明,用photoreading和普通的阅读方法都需要几乎相同的时间来完成测试。 在一次试验中,专家在普通阅读后,正确回答了38个问题中的37个,完成任务用时19.43分钟。 然后,专家采用photoreading阅读了这个章节,并进行了类似的测试,在18.13分钟内正确回答了38个问题。 麦克纳马拉采取了同样的测试,记录了92%的对比数据; photoreading用了21.30分钟,而普通阅读用了15.80分钟。 这些结果不支持席利每分钟25000字的声明。
In a text about perception, the expert read normally and finished the text in 8.82 minutes and answered three questions of eight correctly. Then, the expert "photoread" the text in 0.87 minutes and proceeded to read the text for another 8.12 minutes before finishing. After photoreading, the expert scored one out of eight questions correctly. These results do not support Scheele's assertions that Photoreading helps one study faster and with greater comprehension than with ordinary reading techniques.
在有关知觉的文本中,通常专家阅读和成品8.82分钟文本,并回答了三个问题8正确。专家用普通阅读法用时8.82分钟阅读完文本,并正确回答了8个问题中的三个。然后,专家用0.87分钟“影像阅读”了文本,并在结束之前用另外的8.12分钟进一步阅读了文章。 经过photoreading,专家正确回答了8个问题中的一个。 这些结果不支持希尔的说法是Photoreading一项研究有助于更快更比普通阅读技巧的理解。这些结果并不支持席利关于photoreading能够阅读的更快而且同时具有比普通阅读更高理解率的说法。
In conclusion, McNamara noted that "In terms of words per minute (wpm) spent reading, there was no difference between normal reading (M = 114 wpm) and PhotoReading (M=112 wpm)" (10). In an attempt to explain the appeal of PhotoReading for some individuals, McNamara stated "One aspect of the PhotoReading technique is that it leaves the reader with a false sense of confidence."
总之,麦克纳马拉指出,“在每分钟阅读字数(wpm)这个问题上,普通阅读(M = 114 wpm)和PhotoReading(M=112 wpm) 之间并没有显著的差异。”(10)。 在试图解释PhotoReading某些个别人具有的效果和吸引力,麦克纳马拉说:“PhotoReading技术的一个方面是,它给了读者一个虚假的自信“。(以上翻译仅供参考,英文好的朋友尽可能看原文)。
以上是国外人自己针对影像阅读法的调查研究,虽然仅凭这一个研究数据也许并不能说明什么,但是它总比我们国内某些人的“我用影像阅读取得了什么什么效果”,或者“影像阅读什么用也没有”等等的泛泛的说法要有说服力。至于影像阅读法的效果究竟怎么样,建议读者朋友多看一些国外的资料,以增加分辨能力。
3.  波动速读法:
这是日本人七田真提出的一种基于右脑开发的快速阅读法,号称能够以“波”的速度用右脑吸取文字信息,并如同“照相”一般的把文本记忆下来。而关于波动速读法,在我国可以见到的资料仅仅有“超右脑波动速读法”这一本书,以及七田真其他的诸如“超右脑照相记忆法”, “超右脑英语学习法”等相关的著作。所以,对于我们练习者来说,属于“先天不足”。也许是因为书中所描述的境界实在是吸引人,或者是国内教育体制的重压,很多痴心者(包括笔者)进行了长时间的探索与尝试,甚至成立了相关的网站,论坛来共同学习,讨论。在这些练习者中,不乏取得一定成效者(虽然距离七田真所描述的境界还相差很远),但是更多的人是没有进展,半途而废。
作为一个长时间练习七田真波动速读法的人的一家之言,我们虽然对七田真关于右脑的超能力论述不敢妄加评论,但是他的右脑对于阅读,记忆的作用的论述是十分正确的,右脑得到开发以后,对于阅读,记忆而言可以得到质的提升。对于一些朋友练习速读到某个阶段而无法突破的情况,大部分都是在右脑的利用上出现了问题。据说,著有《奇迹的超级速读法》的加古德次,晚年因为不能在速读领域取得进一步的进展而困惑不已,某些程度上就是因为右脑的原因。而七田真所提出的一系列的右脑开发方法,个人认为从训练难度和实际效果来讲,并不是适合所有人。当然,也许是因为我们目前关于波动速读的资料短缺的限制。在brainpassword的速读高级训练(brainpassword.com)中,我们冒昧的提出了一些关于七田真训练方法的改进策略,可望将其训练难度大大的降低,同时实现七田真所描述的效果。
另外,关于快速阅读法,我们所能见到的还有加古德次的《奇迹的超级速读法》,这个属于早期的训练方法,根据其训练原理,我们把它归类到“全脑速读”中。
作者:网站管理员
浏览次数:51

分享到:

基础知识

大脑密码系统练习方法

选择大脑密码,拥有源自能力提升的魅力和高效卓越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