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经历的几个天才

发布日期:2018-11-04 20:34
经常有人问我,你为何对大脑潜能开发这么感兴趣?除了自己在长期的自我训练中尝到甜头之外,那些经历过的天才式的人物也让我对人的大脑越来越好奇。究竟是什么让他们如此的聪明呢?
在初中的时候,有两个变态。一个是超常的记忆力。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像我们一样大声的背诵政治历史,也没见过他像我们一样写写画画的背单词。能见到的他记忆东西的场景,就是把书拿起来,放到眼前平视,看一两遍。然后就把书放到一边去玩了。记得初三,要中考的时候,那时候要考时事政治的。老师把好几页的时事卷子发下来,说是利用这节课以及课余的时间尽可能的记住,等三天以后的政治课提问。看卷子上那密密麻麻的的字,我都头大,还没把一个题目看完,转眼看那位老兄,已经端着卷子看到第二页了。等我把一个题目背诵下来,他早就看完把卷子扔到一边了。我于是问他,你都记住了?他说是的,你可以提问。我挑拣了几个我认为最不好背的问他,他也能对答如流。我于是觉得非常不可思议,就请教他背诵方法。他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就那么看啊,看完之后还记不住?背的时候你把大脑里那张卷子再读一遍啊。当时是一头雾水,大脑里哪儿有什么卷子啊。现在想起来,应该是属于七田真的所谓的照相记忆了。有些人是可以把幼时的右脑能力一直保留下来的,因为在长期的右脑使用过程中学会了和左脑的适应和兼容,既没有被压制也没有出问题。
第二个变态,是一个理科天才。记得在初一,初二的时候,他学习根本不怎么样。但是到了初三,突然就开始考第一了。老师让他分享学习经验,他说,突然就知道该怎么去思考问题了。记得一次数学课上,老师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一套数学卷子,超级难。而且老师也说,能做完三分之一就不错了。不过那位变态提前二十分钟交卷,全做完了,据说自己还检查了两遍。等到下次数学课发卷的时候,那位变态不出意料的满分。记得当时老师说其中一道题涉及到了一些高中的知识,所以讲起来很不容易,于是让他去在黑板上演示自己的解题方法。他写了满满的一黑板,更要命的是,经常写一行就推算出几个思路,每个思路后面十几步是怎么样怎么样,老师都听的瞠目结舌。现在想起来,他那满满的一黑板,就像一个“思维导图”。这家伙脑子里装着一个巨大无比的“思维导图”。
这二位现在一个是法官,一个是在上海的一个什么所里当研究员。
大学的时候,宿舍的老小也有着非凡的阅读速度和记忆力。98年的时候,我们学习系统解剖学。学过医学的都知道,这是相当的难背。老小一如既往的逃课,因为他号称“听课是活受罪”。期末考试的前一天,我们一起复习。他躺着床上开始翻书。大约两个小时,他把那本厚厚的系统解剖学翻了两遍。我这里还在痛苦的背前两章。我于是问,你那么翻书都能记住?他得意洋洋的看了我正在看的那页一眼,就开始背那页的重点。背的我目瞪口呆。后来在国内的一个著名的杂志上,看到了全脑速读的广告,感觉广告里面说的那些成功案例就和老小一样。后来把书买回来给他看,他直接翻到最后几页,也就是一目五六行的练习那里,看了看就扔到一边了,说这种练习毫无难度,有意义吗?我直接崩溃。想起后来自己历经千辛万苦才练好的速读,不由得感叹这上天真是不公啊。
十几年以后,再见到他,他已经是一个风度翩翩的成功人士了,是某个跨国公司的华北区销售经理。
最后要说的一个是我的外甥,目前是中石油大学的博士生。这家伙不会说话的时候就爱看中央科教频道。后来学会叫“爸爸”,“妈妈”,第三个学会词的是“澳大利亚”。后来也是一如既往的看科教频道,而不是像别的孩子那样看动画片。好像是5岁的时候,他妈妈给他买了一个魔方,告诉他要把几个面都转成同样的颜色。据说那么点一个小孩儿,居然坐在那里研究了一个上午,然后就把魔方搞定了。我去看他,他就咿咿呀呀的叫我玩儿魔方。一个5岁的孩子教一个高中生玩儿魔方,更要命的是这个高中生学了很久还没学会,很没面子的灰溜溜的走了。后来给他买过九连环、华容道什么的益智玩具,他也是秒破。
因为姐家住的远,一年也见不到外甥几次。他高考复习的时候来我家一次,打了个招呼就去复习功课了。我看他拿出卷子,数学的,物理的,化学的好几张,然后就扣着脚丫子开始做题。每个题目看看,就写答案,大题也是写出步骤,直接写答案,一张卷子很快做完。我说你怎么不用演算纸?姐过来说,他从小到大就没用过演算纸。所有的计算都是心算,而且看看答案就出来了。
后来,我经常把这些天才给我的同事,我的朋友说起。他们说怎么你就能看到这么多变态人物?是不是你本来就应该搞潜能研究,这些人都是派来给你提供研究对象和素材的?我笑笑,也许是吧。如果有朝一日能把普通人都培养成这样的天才,那才叫真正的天才呢。
你遇到过这样的天才吗?或者你自己就是这样的天才?不妨留言,一起絮叨絮叨。
作者:网站管理员
浏览次数:53

分享到:

推荐文章

选择大脑密码,拥有源自能力提升的魅力和高效卓越的人生!